当前位置: 首页 > 帝朗 > 帝朗

浏览历史

© 2005-2019 这两年奶奶越来越老了身体每况愈下形如枯骨,白发蓬松凌乱如枯草,指甲嵌入粗糙的皮肤里,站起来都难。奶奶耳背,没有人愿意和她说太多的话,我们表达问候,只有辅以手势她才能听懂一点。大部分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像一尊雕像。有时候坐得远远的,看我们一家人在谈笑风生,偶尔也像孩子似的露出笑容,虽然,她并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。寒风裹挟着雪花,肆虐了整个冬季。奶奶病倒了连维持生命的点滴都难打进她的血管。她在床上度过了她的最后一个寒冬。她吃得很少,因为已经无法下咽。我知道,这个冬季的寒风,最终会夺走奶奶的生命,因为她再爬不起来了。春天来了,万物更新,我家诞生不久的小天使像花儿一样美丽。这时的奶奶气若游丝神态安详。那个下午,迎着夕阳,我回去看她。她艰难地向我点头,眼角的泪痕未干,伸出枯干的手,颤抖地和我打招呼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